低利貼現,銀行懶惰勢利讓中小企業貼現無望

來源: 週轉     發佈時間: 2009/6/1 下午 04:56:02   返回  打印
銀行的“懶惰”和“勢利”也讓中小企業毫無指望。以東莞的銀行為例,就算有人為你做信用擔保,貸款額度不到500萬元概不受理,因為他們考慮的不是社會效益,而是考慮自己是否方便。因為,500萬元的貸款管理成本與100萬元基本相同。在此情況下,解決中小企業的貼現難希望何在?
新快報:貸款中,除了銀行設置的條條框框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因素在影響著中小企業貸款難?

肖功俊:中國研究金融的專家學者確實不少,但研究多年的唯一成果還是那點文盲都精通的“死理論”:要么不動產抵押,要么存款抵押,這簡直稱不上金融,比“當舖”高級不到哪兒去,而且手續繁瑣不堪。有了這樣的條條框框,整個就成了一潭死水。

除此之外,銀行的“懶惰”和“勢利”也讓中小企業毫無指望。以東莞的銀行為例,就算有人為你做信用擔保,貸款額度不到500萬元概不受理,因為他們考慮的不是社會效益,而是考慮自己是否方便。因為,500萬元的貸款管理成本與100萬元基本相同。在此情況下,解決中小企業的貼現難希望何在?

吳凱:非常欣慰的是,自危機爆發以來,我們的政府高層、金融監管部門和專家學者,已經高度關注,並從今年初陸續出台了一系列希望解決中小企業貼現難的政策。

但筆者認為,從實際效果來看,中小企業貼現難的問題仍未根本解決,雖然監管部門嚴令金融機構貸款向中小企業傾斜,並確定了具體的貸款佔比,要求大銀行成立專門的中小企業信貸部門,態度不可謂不嚴厲。但對銀行來說,人還是那些人,機構還是那個機構,信貸審查和管理方式還是大機構那一套,有什麼理由說,成立一個新部門就解決問題了?所以有專家說,這叫“趕鴨子上架”。

“趕鴨子上架”的結果,要么“鴨子”怎麼都不適應,要么“鴨子”就會想辦法糊弄愣讓他上架的人。所以,雖然有數據說,對中小企業的信貸服務改善了不少,但是中小企業自身的感受卻大不同。

民間資本進金融市場方為破題正解

新快報:作為中小企業主,各位期待一個怎樣的機製或體制讓中小企業貸款不再難?

肖功俊:迄今為止,政府在解決中小企業貼現難所做的各種努力效用甚微,“花架子”成分居多,基本上標本兩不治。在目前製度背景下,企業界基本上斷定這是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因而,當有關學者專家及官員大談解決“貼現難”時,企業界興趣全無。

作為企業界人,確實對那些華而不實的論道和宣傳厭煩不已,只希望政府能夠做點實事:其一,以民辦官助的形式紮實推進信用體系建設,為金融進步奠定基礎。其二,積極推進固定資產抵押及新購設備分期付款,否則產業升級成為空談。相比汽車的移動性、事故性及純消耗性,固定資產不僅安全許多,而且還可以“ 生財”,既然汽車可以分期付款,為何固定資產反而不行?其三,銀行不要停留在表面上的花里胡哨,科學地評估企業風險,積極為規模企業授信,廣泛推行“承兌匯票”,進而使其信用向下傳遞,與其配套的中小企業可望以極為簡單的方式在流動資金上獲得“鬆綁”。其四,進一步解放思想,盡快為民營銀行開閘,此為解決貼現難的根本舉措。

吳凱:我們中小企業主希望政府加快、加大步伐,制定切實可行的方法,降低民間資本進入金融市場的門檻。以東莞為例,2006年東莞的民間資本在銀行的沉澱就達到了2120億元。一方面是政府、經濟專家學者和中小企業代表為破解中小企業貼現難而絞盡腦汁,另一方面,大量充裕的民間資金卻又找不到合法之路。

我建議政府可以在一些中小企業集中和民間資本相對充裕的地區進行嘗試,如加大對小額貸款公司和投資擔保公司的政策和稅收的優惠,適當地給與給中小企業貸款貼現的金融機構以利息補貼,減免稅收,和金融機構一樣允許在同行間互相拆借。也可以嘗試對無固定資產的中小企業抵押和擔保,可嘗試用設備、原材料和應收賬款作為擔保來借貸。或信譽良好的企業互保貸款,中小企業的客戶反擔保等。只有讓小額貸款公司和擔保機構這個新生業務在市場上盈利、成熟、發展,才能為更多的中小企業解決貼現難問題。

侯梅新:作為巨無霸級的幾大國有商業銀行,在面向中小企業貸款時,設置種種條條框框是可以理解的,它只具備向大企業大項目貸款的管理能力。假如強令國有大行向中小企業開閘放貸,難免增加其呆壞賬比例。解決中小企業貸款難題,唯一的出路是降低銀行設立門檻,讓民間資本湧入銀行業,建立無數中小銀行。

希望小額貸款公司是開放民營銀行的前奏,時間越短越好。比小額貸款更大膽的《放貸人條例》央行內部討論已久,可惜遲遲不見頒行。金融危機如果能倒逼出這些金融改革,才不枉危機一場。
回到列表